相关文章

记者卧底干洗店揭干洗变水洗内幕 毛衫用刷子刷

来源网址:http://www.ahrtgs.com/

  在对长春市洗衣行业进一步采访中,记者发现,规范经营的洗衣店其实成本不低,代洗衣物更是一种技术含量很高的服务行业,需要规范管理。

  “中方洗衣店”位于长春市富锦路19号,老板刘女士和丈夫打理这间70平方米左右的店。3月18日10时许,记者来到洗衣店里应聘洗衣工,再三请求下,老板才答应试用几天看看。

  洗衣店里到处挂着衣服,门口还横着一个吧台。18日当天,记者没有看到后面工作间的具体情况,但一进门就能感觉到一股潮气,店里的每面墙都发霉,长出绿斑来。

  这家洗衣店分干洗和水洗两种,一般收费从3元起,毛皮的衣服100元起价。

  老板:“洗衣机用来泡衣服,桶里水投第一次,盆里水投第二次,衣服都投两遍。每次投完都得甩干,这样就能去掉多余的泡泡,但是甩出来的水不能扔,用小盆接着,从哪个桶里来的再倒回哪个桶里去,这样可以省水。”

  3月19日8时许,记者正式进入店里工作,从店门口的吧台旁进去,是一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工作间。

  这间房除门口一侧能照进阳光外,没有其他窗户,天花板上横竖拉了很多钢丝,钢丝上挂着各种衣服,所以工作间显得很黑。工作间一侧放着一台侧开门的干洗机,干洗机门口堆放着半米多高的脏衣服,挡住了干洗机的大半个门。

  靠工作台一侧的墙上,贴着一块塑料布,塑料布里面的墙上全是霉斑。工作台上放着各种瓶瓶罐罐,上面都挂着厚厚的污垢。

  “都是洗衣服用的。”刘女士指了指旁边的一个饮料瓶子,里面是淡黄色的黏稠液体,“我们都用这种洗衣液洗衣服。”

  记者问:“这都是从哪买的啊?”

  “打电话就有人给送来。”刘女士回答,“我们用的都是贵料,一公斤5块多,别人家用的都不到一块钱。”

  “能用多长时间?”记者问。

  “大概两天。”

  工作台上还放着一把刷子、一个小盆,盆里面是这种洗衣液兑的水。“我们所有的衣服都是在这洗的。”说着,刘女士拿起一件湿衣服,铺平,拿着刷子从左到右横着开始刷衣服, “所有的衣服都得刷,要不不干净。”

  刘女士将记者带到旁边的厕所里,给记者布置第一天的工作,“今天你先投衣服。”

  这间厕所由两个不到一平方米的小屋组成,外屋放一台单缸洗衣机,“这是甩干用的,大,甩得多。”

  里屋放着一台双缸洗衣机、一个大桶和一个塑料澡盆,澡盆下就是坐便。“洗衣机用来泡衣服,桶里水投第一次,盆里水投第二次,衣服都投两遍。每次投完都得甩干,这样就能去掉多余的泡泡,但是甩出来的水不能扔,用小盆接着,从哪个桶里来的再倒回哪个桶里去,这样可以省水。”

  一个上午,桶里和洗澡盆里的水完全变成黑色,上面还漂浮着肥皂泡,记者刚要倒掉换新水,被刘女士发现了,“先别倒,等把这几件黑衣服投完再换水。”刘女士说着又拿了几件黑衣服扔给记者。

  店主向记者演示处理此类衣物的详细方法

  3月20日8时许,记者早早来到洗衣店。

  “今天教你怎么刷衣服。”刘女士从双缸洗衣机里捞出几件白色衣服放在工作台上,“白色的好洗,哪埋汰容易看出来,就从这件开始,挨排刷。”说着就拿着刷子示范起来,从上到下用刷子刷过。“兜口、领子和袖口要认真刷,现在客人都挑剔,专看这种小地方。”说着就将刷子递给记者,自己站在旁边看。“你这太慢了,得把胳膊抡起来,要加快速度。”

  记者将一件白色羽绒服平放在工作台上,翻看衣服的洗涤说明,上面清晰地写着“不可水洗”。记者忙问:“这衣服能水洗吗?”

  刘女士说:“羽绒服就得水洗。用刷子刷,都是这么洗的。”记者刷洗衣服的时候,她又将地上堆放的脏衣服按颜色分成几堆,然后说:“按颜色分开,一个颜色的放在一起,拿到洗衣机里泡上,从颜色浅的开始泡,泡完浅色的,捞出来再泡颜色深的,不能给客人的衣服染上颜色。”说完就到前面去招呼客人了。

  3月20日10时许,记者从洗衣机里捞出一件男士羊毛衫,马上就问刘女士:“这个怎么刷啊,不得起毛啊?”

  刘女士拿起刷子给记者示范,“不能用力,轻轻地带过就行了,这样是不会起毛的。”

  在洗衣服的过程中,记者发现,很多放在一起洗的同色系衣服,都不是属于同一个人的,这些衣服有男士衣物也有女士衣物,只要属于同色系的,就会被放在一起洗。

  3月20日12时许,刘女士的丈夫从附近宾馆取货回来,每天他们都要为宾馆清洗几套甚至十几套床上用品。

  13时许,刘女士的丈夫又一次出去取货,这次取的是附近饭店的台布。刘女士笑着说:“这是店里的固定收入,每天都有一大包,而且像这样的被罩、台布都特别好洗,只要用洗衣机抡一抡,都不用投,直接甩干就行。”

  记者在这家店里工作了几天,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店主使用过干洗机,干洗机上堆放了很多东西,并且明显落了很厚的一层灰尘。

  3月22日9时许,一位年轻的女士来到店里,拿出几件衣服,其中一件是名牌的桑蚕丝裙子,“这个你能给我洗好吗?干洗,是桑蚕丝的,挺贵的。”

  刘女士说:“放心,能洗。一定给你好好洗。”

  这位女士走后,记者看看旁边的干洗机,“干洗机能用吗?”

  刘女士说:“不知道能不能用,是个新的,我接手一年多了,从来没用过。这干洗机就是放在这招揽客人的,现在有的人只有看见有干洗机才在这洗。”

  记者问:“那这件裙子怎么办啊?”

  刘女士说:“水洗,没事,洗完熨好了就看不出来了,收干洗的钱,现在都这样。”随后就将裙子扔在地上。

  记者观察,几天下来,来洗衣服的人还真不少,大多是附近的住户和附近学校的学生,大多是年轻人。有很多人都跟店主很熟,看样子都是常客,把衣服放下就走,有的还在店里办了会员卡。在这些衣服中,有很多都是“洗涤说明”中要求干洗的衣物,但这些衣物在店里都是被水洗的。“我们这生意好,都忙不过来了。”刘女士抿着嘴笑着说。

  老板:“都是熨啊,细点熨就看不出来了。”

  3月22日10时许,记者见刘女士正在熨烫衣服,就走过去跟她学习,“姐,这应该干洗的衣服,水洗以后怎么让人看不出来啊?”

  刘女士一边熨西服一边说:“都是熨啊,细点熨就看不出来了,时间长了你就会了。”

  “那要是羊毛的缩水了怎么办?”记者问。“那就把它用熨斗熨开。”刘女士说。

  这家洗衣店在前几天接到一件红色獭兔毛的外套,就挂在店里,毛色很好。据刘女士说,当时说好洗这件衣服100元。

  “前几天收了一件獭兔毛的衣服,那个怎么处理啊?”记者问。“等晾干了,就用钢刷把毛打起来,但是一定要注意力度,因为獭兔毛的衣服都是一块一块毛皮拼接的,要是用力过猛就会把皮子刮开。”刘女士说。

  “那要是貂皮的呢?”记者问。

  “要是貂皮我洗一回最少也要200元,自己洗不了就包给别人,有专门洗貂皮的,也就100多。这样的活最好干。”刘女士越说越精神,“要是皮子打油,简单的就自己做,要是有一些皮子比较难处理,也可以包出去,才25,打个电话就能来,很方便,挣得还多。”

  在工作了几天后,记者向老板刘女士透露想要自己兑店,老板一听说,马上来了精神,“我们现在也想把店兑出去。”

  记者忙问:“咱们店有营业执照吗?”刘女士回答:“没有,以前有过,但是过期了。”记者又问:“那有环保证吗?”刘女士说:“没有,现在都办不下来了,现在这边洗衣店都没有。”

  洗衣店的月租金是2200元,投衣服的水被循环使用,衣服都是从浅色的开始洗,这样投完浅色衣服的水可以再投深色衣服,投衣服的水会通过甩干,收集起来,继续投深色衣服,直到水变黑,还要再投一遍黑色衣物后才会被倒掉,这样做大大节约了水费。洗衣液也是以每公斤5.6元的价格批发,平均一天用不到一斤,再加上电费,每天成本费用大概在100元左右,一天的收入在400元左右,去掉成本,利润在300元上下。

  “真正干洗!”张中召60岁了,洗衣店开了15年,这4个字是他引以为豪的,红色的剪纸贴在门面玻璃上,洗衣店规模不是很大,但这4个字十分抢眼。

  “不是内行的人,可能不懂这几个字的意思,但是,咱自己明白,这做的是良心!”张大爷说,这几个字让他心里踏实,“无论干哪行,都要守规矩。”这是他的人生哲学。

  干洗机轰轰地工作着。“啥是真正干洗?”张大爷认为这是一门学问,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用专门的干洗剂将衣物的油垢或污渍萃取出来,羊毛、羊绒、皮草这些衣物必须要干洗,否则会退色、变形、脱水。干洗之后的衣物要烘干,不能直接熨烫,让干洗剂的油脂充分挥发,不会存留在衣物里。”

  十几年,张大爷换了3台干洗机,以旧换新,投入了6万多元钱。干洗机工作流程相对复杂,蒸馏箱、水分离器、挥手冷凝器、烘干器等等,“干洗剂使用了一段时间就要蒸馏处理,保证用干净的干洗剂给顾客洗衣服。”

  这些程序张大爷没省去过,尽管每次处理过程要两天的时间,“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成本是高了很多,但是有更多的顾客承认你的认真,这就是值得的。”

  从业十几年,张大爷将洗衣行业的种种不规范看在眼里。“有些洗衣店的干洗剂从来不蒸馏,因为处理一次既要停工,还要耗费电量,而且不管什么衣服都用干洗,那是不行的。”张大爷说。

  有的洗衣店使用干洗机尽量多洗衣服,干洗剂也不处理,“循环使用的干洗剂本身就是脏的,洗完的衣服怎么能干净?”

  据了解,干洗剂一般分四氯乙烯洗剂和石油洗剂两种,每公斤的价格在16元左右,远高于以吨计算的水价。“我用的干洗剂都是英国进口的,成本更高,300公斤5000多元,最多可以使用6个月。干洗机工作一次最多洗10件衣服,每次工作要一个小时,水洗最多半个小时,成本不过水费和电费,这样计算下来,干洗的成本是水洗的4倍到5倍。”

  记者了解到,目前,长春市场上,干洗和水洗的价格相差不多,一些大规模、信誉度高的洗衣店甚至不区分干洗和水洗的价格,像张大爷这样经营洗衣店,每月的利润在3000元左右,“没有干洗技术的洗衣店用水洗冒充干洗,利润就太大喽!”

  “不仅是干洗,水洗一样有说道。”张大爷介绍,“现在的很多衣服不能简单熨烫,需要用蒸汽处理,购置一套蒸汽设备要5000多元,用电量也比普通的电熨斗大,很多洗衣店是不会这样去做的。”

  据了解,目前,长春市洗衣店有上千家,行业规模较大。而关于洗染行业的规定也有成型的模本。2007年5月31日,国家商务部、工商总局、环保总局联合制定了《洗染业管理办法》,明确禁止洗染企业以水洗、单烫冒充干洗等欺诈行为,最高罚款可达3万元。

  吉林省也曾出台《洗染行业经营管理规范》和“消费纠纷解决办法”,对开业条件、服务管理、赔偿原则等作出相关规范。

  据了解,2008年,长春市消协共接到洗衣行业消费投诉112件,2009年共接到投诉128件,位居服务类行业投诉案件的第三位。

  长春市消协副秘书长钟萍介绍说,洗衣行业的投诉案件中水洗冒充干洗的最多,处理起来相对比较困难,“虽然有关于纠纷处理的规定,但赔偿价格都以洗衣费为基数,采取几倍到10倍、20倍的赔偿,对于顾客来说很难接受。”钟萍认为,造成行业纠纷过多的根源问题恐怕在于对技术要求等行业管理不够规范。

  吉林省洗染行业协会会长宋子奎表示,吉林省洗染行业协会并没有执法的权力,对于行业的日常监管只能配合其他监管部门。对于这个行业的准入,还没有具体的要求。“现在协会也在号召持证上岗,但无法强行要求。”宋子奎说。